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冰极零 > 玄幻 > 我横推了诡异世界 > 第一百九十六章 雷雨夜 ,适杀伐 上

“在我面前,毁诺的只有死人!”

顾言一字一肃杀,好似一道道刀芒,撞击在如心的心底。

只是一丝刀意镇压而来。

如心就感觉自己好似深处万丈悬崖,又似置身极北寒山。

她身躯微颤,面色发白,浑身血液宛若冻结,脑子更是陷入一片空白。

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这顾镇魔使,看上对方师妹了?

边上王先天见状,硬着头皮挡在如心身前,小心开口。

“顾大人,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有了他做台阶。

顾言气势收敛,微微一笑,重新化作温润青年,无视一边的如心,走到月月面前,手指点在她额头。

“我的事情,别忘了。”

感受到额头温润触感,月月眼睛瞪大。

这还是她第一次被男性碰触呢。

有点麻,有点热,有点好奇...

她没有感受到顾言的气势,所以对顾言并没有害怕,也不知自己那可怜的师姐,刚刚经历了什么。

嗡!

随着顾言手指轻点。

那股作用在月月身上的禁锢力量,轰然溃散。

她第一时间摸了摸自己头顶的发簪。

发现还在后,才眼睛弯曲成两枚小月牙:“安心吧,我月月说到做到,你在这里候着。”

说完,她担心自己师姐继续抢自己的发簪,脚下轻点蝶桥,带着娇笑冲向山门。

没了刀意冲击。

如心总算重新掌控了身躯。

她看都不敢看顾言一眼,低着头转身急匆匆向着自己师妹追去。

看到两人都离开。

王先天才敢开口,委婉道:“大人,花月宗只有出山弟子才可以婚配,您要不要在等等?”

他是左道修士,神识不展开,五感并不算敏锐。

“你误会了,我只是想见一面邀月大师。”

顾言说完,闭目屹立原地,默默参悟刀意。

他其余功法自己修行速度太慢,适合面板直接提升,唯有刀道进展神速,让他颇为痴迷。

王先天虽然不知晓只是见邀月大师,为何要故意震慑那个叫如心的弟子,但是见顾言闭目养神,他不敢再多言,便叫来管事,安排众人原地驻扎。

现在只剩下几个小宗小家族还没去。

既然这位实力强大的顾大人想要制器,无论成不成,耽搁几天也无妨。

此时,京都。

三皇子司马无相破关而出,眼露欣喜。

“先天!”

“压制这么久,终于先天了!”

大股大股阴寒气息从他密布墨绿色花纹的身躯逸散,将周围特质的房间凝结出一层冰霜。

“可惜,如果当初天泉府那个培育出的王级诡婴没有被人截手,也不用拖到现在!”

想到这里。

司马无相眼中闪烁寒光。

等到那个叫苍天雪的丫头嫁过来,他会让对方好好“享受享受”。

就在这时。

他放置在阵法中一排的传讯牌子中,一枚骨质令牌,正不断散发一股不详惨白光芒。

司马无相心里一咯噔。

那是他母亲那边的传讯。

闭关前,他就提前告知过,如果不是有重要的事情,不会如此。

司马无相抓过令牌,心神涌入。

一道冷冰冰的女声,传到他的脑海。

“尸诡和伞女陨落的事情,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啪嗒。

听清内容后,司马无相僵立当场,手上骨牌滑落,砸在地面发出脆响。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他双眼瞬间化作血红色,仰天怒吼!

要知道尸诡和伞女,可是他母亲手下保命能力最强的两位先天诡异。

相互配合下,一旦形成万诡血肉大阵,连他身边那个岁清风进入也必死无疑!

保命能力强,暗杀更是一绝。

他选人都这么谨慎了。

怎么会就这样陨落了???

想到他那恐怖的母亲,每日都要以未成型婴儿作为食物的司马无相,身躯就开始颤抖起来。

“我现在要怎么办?”

他此时满脑子都在想着怎么给自己那恐怖的母亲交代,心中丝毫没有了突破先天后的喜悦。

至于顾言?

知道了自己袭杀他又如何?

就算有司马九鲤作为后台,他敢袭杀大魏当朝三皇子么!

...

在司马无相恐惧的时候。

顾言正神情凝重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身后。

包括王先天在内的商队所有人,都已经无意识昏迷在地上,人事不省。

“怎么不说话?”

“你不是想见我么?”

女人一头短发,上身堪堪包裹一半的抹胸鼓胀,下身参差紧绷兽皮裤,赤脚悬浮,浑身散发一股野性。

顾言微微一笑。

“只是没想到邀月大师,穿着品味,这么有个性。”

“我很喜欢。”

闻言,邀月慵懒眼神一愣。

她顿了顿,随后露出豪爽微笑看向顾言:“你很有眼光!”

她豪放地举起酒坛。

金黄色的酒液,倾斜而下,喷洒在她的脸上胸膛,缓缓滑落。

湿润后紧贴的抹胸短裙,将邀月奥妙诱人的身材,展现的淋漓至尽。

酒香,人更美。

啪。

酒坛砸在地面。

邀月砸吧嘴巴,回味酒香,手指对着顾言勾了勾。

“随我来!”

说完,她身姿舒展,飞向花海大阵。

顾言面露微笑,紧随其后。

他赌对了。

先前那个如心其实在装傻。

她是知晓自己只是让那叫月月的女弟子帮忙引荐一下邀月大师而已。

其实,不需要如此,他一样可以让王先天进行引荐。

只不过感觉那月月好玩,随意为之。

但是如心异常反应,让顾言知晓那个叫月月的女弟子,恐怕可以影响到邀月。

他这才对一个先天都不是的小辈气势震慑,警告她别多事。

跟在邀月身后,十多里距离转瞬即逝。

穿过花海。

一个小山谷出现在顾言视野。

大量建筑建造在山谷侧壁,形成接天连地般的建筑群。

其中最显眼的是一座建造在山谷中央清澈湖水中的阁楼。

水面一朵朵花朵虚影幻生幻灭,投射在湖面,美轮美奂。

“此楼名为花月楼,是我花月宗名字的由来。”

邀月对顾言印象应该不错,淡淡解释。

她的住所不再山谷中,而是山谷后的一座凹陷洞府。

周围荒芜,土壤山石赤红,中央有一个庞大的地坑,汇聚了密密麻麻的阵纹。

一靠近,热意就将顾言包裹。

这边温度,比山谷里面起码高了几十度!

邀月停留在了地坑上空,转头看向顾言:“好了,将你的武器还有需求告诉我。”

顾言手往空间袋一抹,取出虎魄刀丢了过去。

“我只要求坚固!”

邀月接过虎魄刀,想要抽出刀身。

吼!

一声虎啸带着浓郁煞气,从虎魄刀中咆哮冲杀向邀月。

即使接近破碎!

它唯一认可的主人,也只有顾言!

“有意思!”

邀月身上炽热一闪,就将虎魄刀冲杀而来的煞气消除。

“这把刀,这么粗制滥造,居然诞生了灵性。”

她手掌散发一股红芒,强行将虎魄刀拔出,轻轻抚摸,细细感悟。

半响。

她才看向顾言:“好了,这此锻造,我同意了,留下一万银髓的材料,半个月后来取刀。”

顾言错愕。

这邀月,不是说难搞么。

看到顾言表情,邀月哈哈一笑:“你的刀告诉我,你杀过的同阶存在,起码数百!”

“狠辣,霸道,无物不斩...”

“刀灵源自于主人。”

“渍渍渍。”

“你这种人,战力强悍,潜力巨大,相比一些钱财,让你欠下人情更划算。”

这邀月,太直爽了。

不过顾言喜欢和这种人打交道。

“好!”

他掏出一大堆钱财宝物堆放在地面。

邀月随意瞥了眼那些财物,就继续道:“你想在身边看着,还是在外面等候?”

她在感悟虎魄刀后,对顾言态度更加和蔼。

人与人是不一样的。

都说着邀月难搞,高冷,贪财。

顾言却一点都没有感觉到。

“我的妖宠最近在蜕变,到时候可能动静不小,我还是在外面等着。”

这里有阵法笼罩,不方便他做事。

顾言自然是不会留在这里。

邀月点点头。

“嗯,那你原路返回吧,阵法不会攻击你。”

“希望半月后,我不会失望。”

顾言一拱手,飞出花月宗。

“大人,如何?”

邀月是当着所有人出手的,王先天已经醒了过来。

“好了,不过需要半个月时间。”

顾言淡淡道。

“这...”

王先天面露难色。

三五天还好。

半个月?

“什么这那的,这次叫那些小家族自己派人过来取!”

“有不服的,叫他们来找我!”

顾言声音一冷,不管他,径直走向马车。

几根阵旗洒落在马车周围,化作屏障,将马车包裹护卫。

在王先天满脸难色时候,马车里再次传来顾言声音。

“这半个月我要闭关,不许让人来打扰我。”

说完,马车内陷入死寂。

“诶,这哪里是来护卫的,简直就是大爷。”

王先天只敢在心里吐槽,无奈返回商队临时驻地,准备和那些家族进行沟通。

接触了不下几十位护卫的镇魔使,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顾言这种。

时间流逝。

第三天。

马车里的顾言,缓缓睁开双眼,抬头隔着车厢,看向天空。

今夜,有雷雨。

适出行,杀伐!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